2014年5月9日 星期五

2014 05 我是澎湖人 文: 張蓓蒂 (澎湖鄉土作家 Local writers local in Pescadores) 圖: 高大個 (澎湖鄉土攝影家 Photographers in Pescadores ) Local writers local in Pescadores澎湖鄉土作家 Photographers in Pescadores 澎湖鄉土攝影家 People videos in Pescadores 澎湖西瀛人物影音誌








吉貝國中(http://www.gbjh.phc.edu.tw/)老師來自台灣各地。 因此一到了寒暑假,或春假。學校就鬧空城了!
但是,學校不能沒人呀!所以身為澎湖人的我,必須一個人在學校值日和值夜。
山上原來是墓地,開闢一部份成為學校校地,因此學校是被墓地包圍著。
晚上值夜時,手上拿著手電筒,學校一定要走一圈,然後每一間教室看一看,再回宿舍裡。
走在黑暗的校園裡,心想:「各位吉貝的祖先們,我是個認真負責的老師,請不要嚇我!」
看著滿天星斗,點點低垂在深藍色的絨布上,數大就是美,星斗不但亮,而且多到無法勝數。這種夜景,就是在阿里山或是司馬庫斯,都沒有見過!我才知道吉貝的夜景是有著神聖的美感!
暑假,白天輪值。除了看公文,準備教材之外,就是打掃校園!想想看,總要找點事做吧!
有時候熟悉的家長和學生要出海,或是學生上山陪我,才有人的聲音!
當天,天氣炎熱,我正在辦公室裏,遠遠看到沙尾有幾個人過來,那些人不像是村民打扮,
而且人數還不少,正在納悶著,身著草綠色軍服身影愈走愈近。我走出去迎接,因為太多陌生人,所以我滿臉警戒的臉色。
「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我這個白痴!看不到他們軍服,不是佩戴梅花還有星星嗎?
「妳是吉貝國中的老師嗎?」
「是呀!」
「就妳一個人?」
「對!」
「晚上也是妳一個人!」
「嗯!」
這時候,我覺得有點不對勁!為什麼一直盤問我?
「我們很好奇,一個年輕女老師,怎麼敢一個人在這麼偏僻的地方?」
「有什麼關係!山下家長都認識我,我也認識他們,而且吉貝祖先會保佑我!」
「哈哈!」他們都笑開了。
「我想了解你們學校,可以介紹嗎?」
「當然!」
我ㄧ臉輕鬆的模樣,看著站在旁邊的軍人,怎麼這麼拘束!
於是介紹整個校園,辛苦的師生蓋的圍牆;我得意的校史室;還有福利社。
「你怎麼生活的!」
「在井邊打水,到山下吃麵,晚上點蠟燭工作。」
「你不會無聊嗎?」
「不會!有好多公文,準備教具和教材,練書法,聽音樂,教學生上課寫作文。」
跟他好像一見如故,的確!好幾天都沒說話了,今天有人陪我聊天,真不錯!
「那就不打擾了,我下山還有些事。」
「馬上就漲潮了,山下有交通船,你們就不要走沙尾那麼辛苦了!」
「謝謝!」
一個星期之後,主任來了,我向他報告了一星期我做過的公務。
冷不防他說:「前兩天有人來學校嗎?」「有呀!一群軍人。」
接著!主任在場似的,把我那天說的話,描述的比我還精采。
我愣了一下:「主任,你怎麼都知道!」
「 張------師,他是---------官,你說的話都在報紙裡面。」
「司------官!」下巴都快掉下了,又沒當過兵,我怎麼知道星星是個很大的官。

只是報紙上寫著,司令官已經收我為乾女兒,這件事我怎麼不知道﹗








張貼留言

facebook

一切都是夢幻泡影




全球訪客即時儀
















free counters















部落格目錄

追蹤者